FC東京“震撼”中國足球

發表時間:2018-12-20 12:19:24 作者:陳永 來源:足球報

記者陳永上海報道 在接到邀請拿出PPT的時候,FC東京規劃部部長小林伸樹有些“糾結”:“這可是我們俱樂部的保密資料。”隨后中國足協的人士發現,這些PPT顯示都是加密文檔,盡管大部分內容都可以通過公共渠道獲得,但全面展示FC東京的戰略和發展規劃,這份PPT的價值仍舊是頗為巨大的。
12月18日上午,當小林伸樹在研討會上展示和講述的時候,現場所有人都聚精會神。“真實的展現,且小林先生也言之有物。”一位俱樂部人員散會后這樣表示。
一份簡單的PPT,加上小林伸樹的講解,日本足球的發展軌跡,透過FC東京的發展也清晰地展現在我們的面前,帶給我們更多的思考。
FC東京并非J聯賽傳統豪強但很典型
J聯賽始于1993年,僅僅比中國聯賽早一年的時間,但FC東京進入J1的時候已經是2000年了,在此之前,FC東京的前身叫東京燃氣FC,這是一家有著六十多年歷史的業余俱樂部,1998年10月1日,FC東京職業俱樂部成立,2000年進入J1聯賽,但2010年不幸降級J2。
不過,在J2,FC東京仍舊創造了一項神奇的戰績:作為二級聯賽的球隊,FC東京獲得了2011年天皇杯的冠軍,而當年,他們也如愿殺回J1聯賽,并于2012年出戰亞冠聯賽,當時FC東京和北京國安分在一組,客場他們1比1戰平國安,主場3比0擊敗國安,隨后晉級亞冠16強,但在1/8決賽中,FC東京客場0比1不敵廣州恒大被淘汰。
FC東京的主場是位居東京都調步市的味之素體育場,這座體育場很多球迷都非常熟悉,因為2012年和2016年的亞冠,北京國安和江蘇蘇寧都曾經來到這里比賽,2016年淘汰賽階段,上海上港也曾經來到這里,2017年的東亞杯比賽比賽場地同樣是這里。
“我們沒有獲得聯賽冠軍,只獲得過一次天皇杯冠軍,就是足協杯,還有兩次納貝斯克冠軍,也就是聯賽杯,到現在為止,FC東京最好的成績是2003年和2005年的聯賽第四,2012年和2016年進入亞冠16強。”說這些話的時候,小林伸樹有些不好意思,因為他面對的是中國所有的職業俱樂部,其中不乏獲得多次中國聯賽冠軍的豪門球隊如廣州恒大、山東魯能等。
“我也不知道我所講述的這些能否給中國足球帶來幫助,但我會盡可能展現FC東京的方方面面,希望能夠給中國足球帶來幫助。”小林伸樹表示。
一個從來沒有奪得職業聯賽冠軍的球隊卻獲得中國足協的邀請,其實絕非偶然,而是FC東京的發展之路即便在日本足壇都是讓人極為敬佩的。
一個不依賴母公司的職業俱樂部
首先一點,即便FC東京從來沒有拿到過J聯賽的冠軍,但他們仍舊是J聯賽極具影響力的一家俱樂部,在2017年度,FC東京的平均入場人數是26490人,在J聯賽僅次于浦和紅寶石。
在2017賽季,FC東京的經營規模在整個J聯賽位居7,中上游水準,45.88億日元(不到3億人民幣),不過,FC東京和第二名的神戶勝利船,差距只有3億日元左右,領先第八接近6億日元,這意味著,第二名到第七名(神戶勝利船、鹿島鹿角、川崎前鋒、大阪鋼巴、橫濱水手)其實規模極為接近,這些球隊同樣是中國球迷耳熟能詳的。
不過,FC東京最讓人欽佩的一點便是,他們并非像中超俱樂部或者部分J聯賽俱樂部對母公司依賴性極強,FC東京擁有非常獨特的“不依賴特定母公司的經營體制”,俱樂部沒有持有控制權的特定母公司,其股東高達372家,其中7家俱樂部大股東組成董事會,作為核心支撐經營體制。在這次會議上,小林伸樹也用圖表的形式給出了FC東京的80多家股東。
沒有核心股東,意味著他們很難從股東那里得到更多的支持,所以FC東京一直努力提升經營水平,“甚至連膠帶、繃帶、營養保健品等等,如果有贊助商給我們,我們也會非常高興,這一切都是我們控制支出的有效手段。”小林伸樹說。他更是講述了2010年年底FC東京降級的故事:“降級之后,俱樂部面臨危機,俱樂部此時作出了兩個決定,第一是向球迷道歉,我們向球迷承諾,我們明年不會降低球票的價格,但明年我們一定會沖回來。”同時,我們向所有的股東表達了決心,希望他們不要降低對我們的支持,維持我們在J1聯賽的投入水平,明年我們一定會沖回來。”最終,除了十多家股東稍稍降低了支持之外,其他股東都沒有削減對我們的支持,我們也最終實現了承諾,在重回頂級聯賽的同時,也拿到了天皇杯的冠軍。
FC東京2017年擁有年票會員球迷9454人,這是核心團體,球迷會員33718人(其中包括21683人是付費會員),此外,足球學院的學生有4200人,在東京都內有21處足球學院。“我們的口號是打造深受球迷愛戴的球隊。”小林伸樹說。
在演講中,小林伸樹詳細介紹了FC東京在贊助商服務、球迷服務方面所做的努力,包括體育場周邊服務及飲食等,讓體育場綜合游樂化,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更好地減員節流,以保證俱樂部的運營。
目標:把球員薪酬比例降低到30%以下
此次研討會的主題是俱樂部財務控制與管理,小林伸樹的講述無疑深深切合主題,此時,他也介紹了FC東京的收入和支出情況。
“首先一點,我們沒有任何負債。2017年的俱樂部收入情況如下:贊助商收入42%,門票收入25%,聯賽分配金12%,足球學校相關收入10%,專賣品收入6%、轉會費收入3%、球迷俱樂部收入2%。”小林伸樹介紹說。其中,變數較大的是轉會費收入,2017年僅有3%,但有的年份則會比較高。
支出比例則是:一線隊人員工資38%,足球學校相關費用14%、比賽運營費13%,事業運營費8%、隊伍運營費8%,工作人員工資7%,專賣品制作6%、球迷俱樂部經營費1%,其他5%。
中國足協的薪酬帽初步規定:2019年,球員薪酬總額比例要降低到65%,2020年要降低到60%,2021年降低到55%,但顯然,即便是2021年的比例,仍舊遠遠高于FC東京。
小林伸樹在講述中國俱樂部的時候忍不住說:“中國俱樂部太有錢了,但2018年度我們整個聯賽有了更好的贊助商,我們的收入會進一步增長。”
在提問環節,小林伸樹進一步介紹了FC東京的目標:“我們此前的球員薪酬比例比較高,但從2013賽季開始,俱樂部開始有意識控制球員的薪水,而在未來,一線隊員工資要控制在俱樂部預算的30%以內,如果不能做到,俱樂部可能就會出現財政赤字。”
2005年亞冠的時候,時任魯能總經理董罡把魯能和伊蒂哈德的比賽稱作“5000萬對5個億之戰”,當時日本的收入情況比現在差不了太多,意味著FC東京的投入至少是魯能的兩三倍甚至更多,但現在,中超投入最高的俱樂部投入幾乎達到了FC京東的10倍。
青訓和海外發展助俱樂部造血
在小林伸樹看來,FC東京最引以為豪的就是俱樂部的青訓:“我們的足球學院在日本俱樂部中是最好的,到目前為止,足球學院培養出了76名聯賽選手,同時,以向海外轉會為主的轉會費保障了俱樂部經營,像長友佑都、中島翔哉、武藤嘉紀都是由我們培養出來輸送到歐洲高水平俱樂部的,而FC東京也因此獲得了不菲的轉會費。我們是一家培養型的俱樂部。”
FC東京的模式是:發現、培養有潛力的選手,然后通過良好的環境,包括教練員和訓練設施讓選手得到訓練,每周參加激烈對抗的比賽,進而培養選手,在聯賽中爭取冠軍,努力成為亞冠冠軍,然后周而復始,其中,當俱樂部選手達到一定高度之后,他們的目標便是走向世界。
在提問環節,有人問及留洋球員和日本國內球員的收入差距,以及日本球員如何看待留洋,小林伸樹表示:“FC東京的幾名留洋球員在出國踢球之前已經是J聯賽的頂薪球員,年薪大概在5000萬日元左右,大約人民幣300萬左右,但在留洋之后,他們的薪水可以達到他們在J聯賽的10倍左右。但是,日本的球員前往歐洲踢球絕不僅僅是為了薪水,他們更在意如何提高自己的水平,所以日本J聯賽一直有源源不斷的球員去歐洲聯賽踢球。”
在中超,一名球員的薪水加獎金,完全可以達到3000萬級別的收入水準,而在歐洲,他們的收入肯定遠低于日本球員,這種倒掛的情況也讓中國的球員根本無意于出國踢球,盡管日本球員有提升自己的主動意識,但經濟因素,也就是巨大的收入差距仍舊是非常重要甚至是主要的因素。
這一點,其實也為中超薪酬帽的制定提供了堅實的依據。
一個啟示:FC東京二隊參加J3聯賽
在FC東京培養年輕選手的模式中,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:FC東京俱樂部二隊參加J3聯賽。
中國足球在多個環節上都存在重大問題,目前,青訓正在快速發展,但在青年隊員成長為職業球員的過程中仍舊存在很多限制,為此足協不惜出臺U23政策,包括組建U25國足集訓隊等等。其實,一直以來的呼聲就是,讓中國頂級俱樂部的二隊參加低級別聯賽,進而幫助18到23歲的球員通過真正殘酷和對抗激烈的職業聯賽得以更好地成長。
這一點,歐洲的多個國家都擁有完善的體系,在亞洲,日本同樣是先行者。
1993年,J1聯賽創建,1999年,J2聯賽正式確立;2013年,J3聯賽創建,并于2004年舉辦首屆賽事,2015年年底,J聯賽理事會允許J1和J2聯賽的U23球隊參加J3聯賽。當時,FC東京、大阪櫻花和大阪鋼巴是最早被允許參加J3聯賽的三支球隊,這也展現了FC東京的青訓實力。
在J3聯賽創建的時候,JFL成為日本第四級聯賽(半職業),中國足協目前全力發展的中冠聯賽也是這種性質,甚至中國足協有意完成中冠聯賽的職業化。
日本青訓的支撐是完善的校園足球體系,包括小學、中學和大學,當然也包括俱樂部的梯隊,更重要的是,學校的教練水平和梯隊教練水平極為接近,甚至薪酬待遇都非常接近,但即便擁有完善的校園足球體系,日本仍舊通過低級別聯賽為高級別聯賽培養優秀的年輕球員,對于目前青訓體系尚不完善的中國足球來說,青年球員原本缺乏更好的平臺,此時,讓中超、中甲球隊參加乙級聯賽,已經是大勢所趨。